Olivia

纸片人粉,不吃真人

一次屬於Steve的完美觸殺(上)

转存

梅子酒:

Utopiosphere:



●上次那個詭譎四次一的奇怪後續
●史蒂夫‧羅切黑大範圍出沒注意^q^
●校園AU,OOC,砲灰迷妹視角,蘇蘇der(。
●明天後天或者大後天上肉(不要臉)




***








Barnes學長是他們商學院裡頭的風雲人物,儘管名義上的頭銜是學生會副會長,但卻握有實質的權力。誰叫他的死黨Rogers隊長總是因為校隊練習和展覽擺設忙得焦頭爛額呢。Barnes學長如魚得水地在行政人員和學生間忙活著,彬彬有禮風度翩翩地處理著大小事務,並且和他的死黨Steve在入學之後雙雙蟬聯(並競爭起)‘最想和他交往男人’的冠亞軍寶座──順帶一提,今年的第三名因為不明原因落到了Romanova學姐身上。




而她籌備許久的、對Barnes學長的告白失敗了,仔細想想這似乎也是理所當然的事。




出乎她意料的是Barnes學長對她奪眶而出的眼淚手忙腳亂,溫柔地從包包裡翻出一條手帕紳士地擦掉了她的淚水,歉疚而友善地請了她一頓高檔的下午茶作為他無法答應的賠禮──可也就僅此而已,眼淚攻勢還是無法套牢她景仰了很久的學長的心,只獲得他一個宛如對待弟妹般的摸頭動作,“會有比我更好的人的。”十分真心誠意,卻也不留任何餘地的拒絕了她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氣的示愛。




就算被用著四零年代那樣老舊而爛俗的理由拒絕了,她還是沒辦法說服自己如此輕易地放棄。








她因為Barnes學長而進入了學生會,對方居然還記得她的名字,音調在末尾上揚起來於臉上變成一個笑,告訴她接下來會很忙的,之後的工作還請多擔待。




這讓她的內心死恢復然蠢蠢欲動,眼神始終盯著Barnes學長的後背,梭巡過他微翹的髮尾,往下是一絲不苟地立了起來的衣領遮住了後頸,再來是寬闊的肩膀,有力修長的雙手曲起來,像是某個該擺在美術館裡頭的雕塑──接著她的思緒就被匆匆走進的人給打斷了,她還被硬質的物品給硌了一下,那有些疼。




她才剛想出聲發難就看見那標誌性的燦爛金髮和傳說中星條旗配色的上衣,她剛到嘴邊的話語就嚥了回去。




Rogers隊長可是Barnes學長的死黨,怎麼說都該給對方留個好印象才是。她伸手整理了下自己的頭髮,準備主動向對方打聲招呼,但才抬頭就發現對方連門都沒敲就徑直走進了會長室裡(雖然這本來就該是屬於Rogers的,但他真正使用到的機率實在太少了以致於大家都把Barnes當成了會長)。




方才撞傷了她手臂的是Rogers隊長身後揹著的畫板,她看見對方在桌子前微微傾過身去,像在和Barnes學長商討什麼似的──她不曉得那是不是錯覺,感覺起來他們交談的距離實在有些太近了,可她唯一能夠好好觀察的角度全都給Rogers隊長給遮得嚴嚴實實,什麼也看不清楚。




然後他風風火火地進去也風風火火地出來,在離開的時候和她對上了眼,那雙懾人心魂的藍眼睛像是能望進她的靈魂裡似地讓她忍不住縮了一下。而Rogers隊長居然笑了,語氣溫和地輕輕拉住她紅腫起來的右臂說他很抱歉,請不要放在心上。




“作為賠禮,請來參加幾天後Stark舉辦的派對吧?Bucky會把邀請函拿給妳的。”




多麼老派的紳士作風啊,她這麼想,Barnes學長和Rogers隊長能成為好朋友不是沒有原因,況且Rogers隊長的眼睛讓她無法拒絕,她也不大想拒絕──派對可是拉近距離的好時機。她只好裝作半推半就地接受,心裡偷偷給Rogers隊長打了個趨近於滿分的分數。








Rogers隊長從門口消失沒多久,Barnes學長手裡捏著一疊紙張走出,原本梳理整齊的鬢邊不曉得為什麼竟然變得有些凌亂。




“如果三點之後我還沒回來的話……”Barnes學長禮貌地詢問她,“離開這裡之前幫我鎖上所有的門窗好嗎?”




她拍著胸表示沒問題,Barmes學長給了她一個友善的笑容:“麻煩妳了。”




她看著對方快步推開門離開,想那一定是什麼特別重要的東西,才讓Barnes學長著急得連耳朵都紅了。















她從早上開始修飾自己的妝容,直到傍晚才開始在自己衣服少得可憐的衣櫃裡挑選一件性感但不暴露,漂亮但不騷包的禮服好抓住Barnes學長的目光。




那是一場盛大的用錢砌出來的派對,邀請函上的香水味道在她的指尖流連不去。煙和酒,絢爛的燈光和震耳欲聾的音樂,鼓點大聲得連心跳的頻率都可以為之改變,她踩著鞋跟往前,和她一起出席的死黨早在現場替她鎖定好了Barnes學長的位置,她們倆心心念念的便是在腦海裡模擬過千萬遍的、美好的四人約會。




“終於明白Rogers隊長和Barnes學長連體嬰的稱號哪裡來的了。”女孩咯咯笑著,眼睛放光地看著遠方正和其他人舉杯說笑的Rogers,並且把手裡那杯淡透的粉紅色塞進她的手裡。“聽說隊長的酒量不怎麼好,給妳個一舉兩得的任務把他從Barnes學長身邊支開──能支到我們這兒更好──這樣妳就能和Bucky學長好好獨處啦!”




她盡力穩定著腳步朝目標方向走過去,Barnes學長的衣著乾淨俐落,白襯衫和黑色的馬甲背心襯得他帥氣極了,那杯盈著半滿紫紅色酒液的高腳杯被他捏在手裡,看在她眼裡就像是要對誰傾訴愛意的紅玫瑰。而在他抿嘴的時候,飽滿的雙唇張開,粉色的舌尖滑過下瓣,逆著光的側臉漂亮地笑起來,直把她釘在原地,感覺自己被丘比特萬箭穿心。




是Rogers隊長發現了她,她以為對方會邀請她去到Barnes學長身邊,沒想到Rogers隊長直接在定點和她對談起來,側身的角度微妙地擋住了她往後瞟去的視線,就連對答也顯得心不在焉。








結果她今天第一句聽見Barnes學長說的話是語氣中略帶責備的:“──別給Steve喝酒!”




但當他的手伸過來做出阻止動作的時候,Rogers隊長已經豪邁地把手裡的酒精飲料一飲而盡了;Barnes學長看起來有些挫敗,亡羊補牢似地把空酒杯從笑得像個沒事人的Rogers隊長手裡拿了過來。




Barnes學長對著因為突如其來被過大音量嚇住的她說抱歉,周圍人群因為騷動而稍微靠攏了過來,很快就被看起來沒有任何後遺症狀的Rogers隊長給笑咪咪地打發走了。她注意到Barnes學長突然開始緊緊攬住了Rogers隊長的胳膊,像是會怕他突然衝出去。兩個大男人這樣緊緊依在一起應該是有些詭異的,但看在眼底卻意外地和諧。




同樣被吸引過來的還有穿著褲裝的Romanova學姐,戴滿戒指的手像毒蛇一樣刺眼地摸上Barnes學長的臉,這樣子的Barnes學長看起來像被夾在兩人之間的第三者,他露出了一個苦笑:“別害我了Natalia。”




“放心吧,離Stevie發作應該還有一段時間,”Romanova的嘴角勾起一個玩味的弧度,剩下的話語變成氣音,挑逗般在Barnes耳邊低語,“在這之前你應該有辦法在這找到個隱密的小角落?”




Barnes學長帶著無奈的表情搖了搖頭,就在這時,她看見Rogers隊長把自己的下巴擱上Barnes學長的肩,用著親暱的姿勢像只慵懶的獅子那樣蹭了蹭,音量不大不小地切入他們彼此間的話題:“妳靠Bucky太近了,Tasha。”




“Steve……”








Romanova學姐很快就離開了Barnes學長和Rogers隊長所在的區域,她還躊躇著想要靠近繼續她的男神攻略行動,卻被經過的Romanova學姐給‘友善’地拉了走。




“今天晚上別靠近他們了,小女孩。”




從某個時間點開始,她突然覺得自己的語文能力非常低落,話中有話的程度讓她一頭霧水,儘管失望,可她還是乖巧地點了點頭。




“妳不會想看到醉了的Steve的。”








+tbc




復健中,如果覺得有哪裡不通順或看不懂還請告訴我T_T




我就覺得隊長是個沒辦法把臉和名字對上號的臉盲啊(例如我
因為是AU嘛,所以私設是隊長說要喝多也可以喝非常多,但其實碰一點點就會醉了,酒精在身體裡揮發比較慢而已…………嘛…………




下篇的副標叫做:如何讓夢中情人於少女心中幻滅(or開啟新大門的一百種方法)(夠了


评论
热度(160)
  1. 呵呵兽梅子酒 转载了此文字
    www
  2. Olivia梅子酒 转载了此文字
    转存
  3. 雨一直下下下梅子酒 转载了此文字
  4. 梅子酒Utopiosphere 转载了此文字

© Olivia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