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livia

纸片人粉,不吃真人

【寡鹰?噗】天鹅湖 番外一,沙漠之鹰与玫瑰(谁是鹰谁是玫瑰~2333

转存

未愈:

傻了吧唧:



作为一名雇佣兵,叉骨可算是见多识广,不过刚才,他的同事们挤眉弄眼指给他看的,还是让他吃了一惊,在这中东腹地漫天风沙中,居然有一个前凸后翘的红发美女,而且那还和他一样是个当兵的。


“嗨。”那个戴着防尘镜的美女发现了他们的打量,走到这伙人面前掀起眼镜,露出一对意料之中的美丽眼睛,对叉骨微微一笑,都是经过历练的人,虽然几个月的“素食”让所有人都有点饥渴难耐,但面对一个全副武装的女兵——美艳的女兵,叉骨迟疑了半晌就只是克制地点点头:“嗨。”


“你手下怎么回事,多留点心。”她冲叉骨的队友扬一扬下巴,“别光顾着看好看的,漏掉了目标。”美女勾一勾嘴角,语带讽刺,引得那些人不满。


他们正在沙漠里埋伏一个狠角色,这儿是三不管地带,卫星也不能过顶意味着没有空中支援,死了也是没人管的。


这种不要命的危险工作当然是雇佣兵负责,正规部队才不能把宝贵的牺牲人数浪费在这上面。


“注意!”有人对他们低声喊道,远远地,黄沙飞舞着带来一列车队。


大风卷起了又一波沙浪,烈日下,广袤沙漠里的枪声就好像只是白云之下的一两声叹息。


*


他们计算了一下伤亡,损失了差不多十一个人,差不多,是说有个人肺部穿孔,估计是顶不到送医院了,剩下八个在收拾残局,其中就有叉骨和那个漂亮的女人。


“哦,你活下来了。”女人把护目镜拉到头顶,对叉骨说:“罗曼诺夫。”她伸手过去,叉骨和她握了握——女人的手但同时也是战士的手:“朗姆洛。”


“你的人还剩几个?”罗曼诺夫扫了一眼他身后,叉骨回答:“三个。”


“不错。”


就这么随意闲聊了两句,他们注意脚下的尸体,从尸身上摸有用的物品,通常是枪支弹药什么的,待会要集体处理这些“废品”,最好不要留下烧不掉的身份证明。


罗曼诺夫把那些琐事丢给了男人们,自己只管巡视遗漏部分,很快,她就注意到一辆被掀翻的还算完整的Jeep,驾驶舱有两个死人,而后车厢却似乎有动静。


罗曼诺夫握紧了自己的西格手枪,朗姆洛注意到了她的异常,也提着卡宾过来给她掩护。


她呯呯两抢打中后备箱的锁,躲在车侧面拉开了厢门。


半天没有反应。


朗姆洛探头看了一下,对罗曼诺夫点头,他们俩小心翼翼靠近过来,才发现,那里面并没有人,只有几个倾倒的笼子,几只鹰隼在扑腾。


*


“直升机来了,你们先回去,你们处理好这些再走。”安排人示意了一下后面的尸堆,其他人点点头。


“那些呢?”红发女人突然说,她指的是那几只装鸟的笼子。


“哦。”领头的这个大汉好像突然意识到,说着就掏出了大腿上的勃朗宁连开两枪结果了两个笼子里本来就不太活跃的猎鹰。


下一秒,罗曼诺夫的手穿过了他的腋下一个反手把男人捉枪的手扣在了背后膝盖压着他的背把人摁在了地上。


顿时旁边的男人们全都掏出枪指着她。


“搞什么!?”他们吼着。


“你可以放了它们——”罗曼诺夫对男人说,膝盖一点也没有放松,这个人另一只手撑在地面,艰难地维持着不被难堪地摁到地面沙土里的姿势,脸涨得通红:“它们可能会回主人那!行动就暴露了!我们需要时间!”


罗曼诺夫沉默了几秒钟,松开了手,从男人身上下来。


转身就拎起了剩下的那个笼子,“我负责这个,不用费心。”说着,她一把将直升机上的一个大包裹扯下来,男人们还不得不为此让路,她拉下头顶的护目镜,转身走进了风沙中。


“嗨!”叉骨喊道,“该死的最近的镇有上百公里!”


“死不了!”罗曼诺夫背对众人挥挥手。


“这个女人有什么问题?”其他人说:“她应该是干净的吧?嗯?前段时间说有只‘老鼠’……不会是她……?”


“她的背景比你干净,走吧,随她去。妈的。”负责人揉着自己的肩膀,登上直升机。


嘈杂的大机器升空,地面一个个小点在大堆的“垃圾”残骸边移动,还有一个点离得比较远,最后看不见了。


*


“等等……”玛丽亚希尔一口干下那杯龙舌兰,咂舌,都来不及吮一口手上的盐喊道:“他是你从中东带回来的!?那只游隼!?”


娜塔莎玩着手里的威士忌瓶子,耸耸肩:“我也不知道,我可不认识,它们在我看来都长一个样子。”她转转眼珠:“不过我真的没有招惹过什么鸟,你知道,如果说我和那家伙有联系,那么就是那一次了。


“我带着鸟笼走过了沙漠,找到最近的镇子,‘借了’一辆车,去了以色列,通过美国大使馆的关系——你知道,把那只鸟交给了耶路撒冷的动保组织,我记得他们说过会送鸟回美国,因为中东……你知道很多人玩鹰,这种小东西在那边根本没有活路。”


“当然。”希尔又喝下一杯,“但我还真需要消化一下——上帝,你穿过沙漠花了多久?”


“一个星期,我习惯了,不过,我得说那只鸟还挺顽强的,没什么东西吃,水也很有限,我记得耶路撒冷的工作人员——他们和你们差不多,都很惊讶那小东西居然活下来了,据说是有什么脚垫病,体内好像还有寄生虫。”


“嗯哼,脚垫病,驯养的鹰隼很多都有,但寄生虫?真的!?我不确定那还能活下来,奈特,这应该不是你救下的那只鸟。”


“我不知道,只有这能解释为什么他那么热心追踪我!”娜塔莎貌似崩溃地摊手,两个女人哈哈大笑,佩珀从沙发上立起上身,左右看看,迷迷糊糊地说:“怎么了?”


“没事,睡吧女孩儿。还是你要继续起来喝?”


*


“嘿,早上好。”娜塔莎又走到那间熟悉的开放式笼舍那儿,现在斯蒂夫和巴基都不在啦,游隼看见她就跳了过来对她叫着。


“我们已经联系上了给你上脚环的组织,”娜塔莎的手指在玻璃上点了点:“你的确就是从以色列过来的,你叫克林特,嘿,很高兴你还活着,很高兴看到你,小东西。”


游隼在玻璃那边欢快地叫着。


*


“既然如此,居然花了一个多月才搞清楚这事,把它无缘无故关了一个月,克林特可怜的孩子,要是能说话就好了嗯?”山姆坐在办公室里,用一根肉条逗站在娜塔莎桌子上的游隼,猛禽啄了一口。


一声惨叫。


“人称‘猎鹰’的你居然会被猎鹰讨厌。”寇森站在门口哈哈大笑,“也许是因为山姆和娜塔莎走太近了。”布鲁斯总是要给这样那样的人包扎手指,所以他理智地分析以求其他人能注意一点。


现在,神盾保护站里有些位置新立起来了一根裹着棕皮的高木架子,乍一看像是某种原始部落的图腾装饰物,如果有人拜访他们,运气好会看到一只游隼窜进站来,在这些木桩子上飞跳来飞跳去。


虽然大部分时间他都会去烦娜塔莎,但站子里的工作人员有时候会烦不胜烦因为这家伙总是会偷偷叼走他们的文件夹,偷吃他们午餐里的生鱼片。


但这还是好极了,因为神盾站除了招牌大天鹅夫夫以外,还有了一个吉祥物。






fin



我会说游隼在我印象里就是这蠢萌的样子吗233333333但也是飞行冲刺速度最快的鸟哦~!


人兽是没有结果的~~所以让我们就这样结束吧23333333


评论
热度(30)
  1. Olivia未愈 转载了此文字
    转存
  2. 未愈傻了吧唧 转载了此文字

© Olivia | Powered by LOFTER